俄罗斯资讯
 域名:http://imayue.blog.globalimporter.net/
 
  ·欺骗你就是欺骗爱情

在我的第N次恋爱终于如残梗浮萍般地随波流走的时候,我对自己说:男人,你的名字叫弱者。女人,水性杨花的代名词。
    我在一个男人伤痕累累的心里为这两句话筑了一座爱情的坟墓,然后睡了三天三夜。
    我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伤心,那么的无助,可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世界又变了,却仍然不是我所理想的世界。而那两句话已经枝繁叶茂地荫蔽了我。
    在我的记忆里,我都是唱《太委屈》的,“连分手也是让我最后知道消息”。无奈。我的一个一个她总是对我“挥一挥衣袖”我就飞到天涯海角,晕头转向欲哭无泪的。无奈。
    好吧,最后一次的劫难结束了,没人和我抱着哭。我注定与真爱无缘。


    在经历了很长的一段空白后,我学着用另一种空虚来添补爱情的空虚。
    我开始上网,开始写字,我发现,上帝竟然为我打开了两扇窗户。乖乖,上帝只给我关了一扇啊,我总算赚了一回!
    我沉溺于柔情似水的文字的堆砌里,用我的伤口发酵了一个个催人泪下的爱情传说,一片在城市的夜里绽放的樱粟花,妖冶如血。它们被无数的痴男怨女从虚幻的网络上采颉下来,慢慢咀嚼心酸和苦涩。
    我不再惦记任何人,我沉醉于用键盘敲打开我伤疤的快感,那是一种如坠云雾的残忍的快感。但渐渐我也麻痹地觉得失去新鲜,失去诱人的那种腥味。
    可是城市里那些痴迷爱情陷阱的人却一次一次的被我的把戏耍弄。这也是我使料不及的。
    开始有人往我的邮箱里发莫名其妙汹涌澎湃的邮件,尤其是陌生的女人,甚至有才我一半年龄情窦初开的无知少女。她们的共同特征除了抱怨我的文字对她们眼泪的泛滥催化作用外就是异口同声地发给我具体而微的个人人口调查报告,而重中之重众星拱月的是我的婚姻状况,我的情感课题。
    于是,犹如皇帝选妃一样我孤傲地爱理不理地回复,要不就干脆就来一句“NO WA,无可奉告。“弄的自己神秘兮兮的好像自己梦里崇拜的五体投地的情圣似的。我不停地更改自己的出生日期,我的出生地点,我的扑朔迷离的感情历程。可一直有几个傻乎乎的忠实女性读者对我痴心一片得一塌糊涂。但是我的冷漠却总让她们撕心裂肺,欲罢不能。哈哈,我终于找回了一点报复的快感。


    我就这样麻木不仁地在网上发泄我对这个世界对那些抛弃我的女人的不满,直到她——解语花的绽放以后。选择她一则是她与我家的猫同名,而那头猫曾经在三更半夜不间断地叫春了几个月后,在月黑风高的夜晚被某个心烦意乱的伪君子挂在树上,与落叶同寝。记得猫死的那天,我喝醉了酒,邻居大妈说我一直嚷着:花花,你怎么舍得我寂寞。二则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够粘缠,她在我QQ上的留言之多使我的那个号码成了蟋蟀一样的BB机,让我翻页一直看到手软。哦对了,每个女人给我的留言我都是细心观察的,而且过目不忘。这个花有点特别,她在QQ的详细资料里有这么一段:”如果有人爱上了在这亿万颗星星中独一无二的一株花,当他看着这些星星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语地说:‘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 的一颗星星上。“我钟爱这几句话(我的笔名叫钟爱一生),因为圣·德克旭贝里曾经让我在失恋的夜里仰望星空时感到虚无的希望。再罗唆点可能就是某种嗅觉,这个叫花的女人应该可以让我玩弄于股掌之见,像我可怜的从前一样。我的嘴角哂出了狞笑。
    我装作文质彬彬地回答她幼稚的问题,她的思想简单得和儿童没啥两样。有时她问的私人了点,我就来几句“往事不堪回首”“白天不懂夜的黑”的。然后她沉默不语,良久发过来:
    “钟爱,你的内心世界很复杂。我真的想读懂你,我经常为你的文字流泪。”
    哈哈,我明白的很,花没有用QQ表情的那个号啕大哭的符号,我懂,当感情是真实的时候,是不需要外在的修饰的。看来,她的确哭了。
    “我喜欢读你写的圆满结尾的,会让我想起儿时乡下的山茶花……”
    “可你绝大部分的主人公最后不是殉情就是变心了,甚至有时背叛得不合情理,为什么呢?”
    “哎”
    “你结婚了吗”
    “结了”
    “真的?!”
    “又离了。她跟钱袋跑了。丢下个儿子”
    “……那你儿子几岁”过了好一会,她谨慎地问。
    “5岁。”
    “是吗,叫什么名字”
    “同同”
    “咯咯,蛮好听的”
    “你为什么喜欢写作?”
    “我只是希望写出我的故事,让陷在爱河里的人不再彷徨,学会珍惜。”
    “你真是个好作家。”
    “呵呵,应该的,为社会嘛。”……
    我是个好作家?作家不敢当,可作家是干嘛的?编故事的!这个傻女人,笨啊。
    当我这么敷衍了她几次后,她却成了我上网时为数不多的聊友,我还渐渐发觉花对我的情感不只是对一个喜欢的网络写手那么简单。
    “钟爱,别太累了,晚上不要写到太迟。注意身体。”
    “钟爱,天气冷了,福州明天会下雨哦,记得多穿点,出门带把伞。”
    “天天快乐!”
    忘了交代,她住在北京,她竟然每天为我准时看天气预报,然后发短信给我。花还经常要我讲我儿子的故事给她听,我就信口胡诌了几句回她,她却告诉我她经常笑的眼泪都流下来了,还建议我可以再写一部《父与子》。我越来越觉得她应该是爱上我了,爱上一个混迹于虚幻的网络的二流写手,一个自称有着5岁儿子的孤独男人。
    而我是纯粹怀着游戏的态度,我是再不会投入我残留的些微感情了。何况在现实的世界里我的爱情路已是如此坎坷,我又怎么会相信这虚幻的网恋呢。何况我们还没见面过,我除了她的名字外对她也几乎是一无所知。


    圣诞节那天,我收到了一个包裹,我感到很纳闷。打开来看是一件咖啡色的毛衣和一只可爱的抱抱熊。
    “虽然你说过你喜欢蓝色,但我认为咖啡的颜色更温暖更适合你,你喜欢吗?小熊是我给同同的礼物,希望我们三人一起快乐。想你的花。”
    她通过寄稿费给我的编辑,找到了我的地址,一定费了几番周折,看来她还是个颇认真的女人。我莫名地有点感动,心坎上涌起暖流。那个夜里,我像个孩子一样抱着那个熊睡觉,睡的很香,还总是浮现一个清癯的女人的脸,待我要仔细看清楚时,梦就醒了,抱抱熊也流泪了。
    花就这么继续生活在我精心营造的玻璃花房里,看到外面一片气象明朗,可走近时又发现窗户上一片迷芒,看不清窗户对面的那双眼睛。我有好几次想把真相告诉她,然而转念一想,我曾经受到的伤害,我的心里仿佛就又鲜血淋漓的。
    女人啊,我终于也可以游刃有于地周旋其中了,我为自己得到的注目感到得意。我甚至我发现身边也有女人在向我献殷勤了。
    而我和花的关系也就越来越成熟了,只是我忘记了果实成熟后就会落地的。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欺骗是美好的,我给了她幻想,而生活中哪儿没有谎言?我不会忘了我受过的伤害的。
    读过许多男人才会理解一个男人,而读懂一个女人就读懂了全部女人,可我也不想让她读懂我。


    日子过得很快,我和花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我们简直是无话不谈了。
    情人节那天,我在公司做文案。
    “阿和,有人找你,美女。”
    “羊大还是雨每?”
    “是头大肥羊,呵呵”同事一脸暧昧的坏笑。
    我感到奇怪,我收拾好文件站起来,不小心撞倒了一张椅子。
    大厅里好几个女人,有的是客户,有的是应聘者,全都浓妆艳抹俗不可耐的
    是哪个?我正奇怪,一位素面淡妆的女孩盈盈向我走来。她身材绰约多姿,活象一个可乐瓶子。一头秀发让夜失去光泽,柳眉杏目,秋波横敛,琼鼻樱嘴,雪肤凝脂,纤腰可揽,俨然广告里的女MODEL。看去顶多25岁的光景,一袭素白褶裙更衬托的是她宛如亭亭一朵皖洁的兰花。我不由心跳不已,有种晕眩的感觉。
    “你好,”她说的是地道的北方普通话,如黄莺轻啭般,嘴角泛出醉窝,笑靥生辉。
    “你好,你是……”我不相信我记忆里有过如此美丽的身影,纵使那些抛弃过我的女人也不及她美的十分之一,可又隐隐觉得似曾相识。
    “你是钟爱一生吧。”
    我恍然大悟,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我的网友,解语花!果然人如其名。可又感觉是在做梦,而且我不知道梦醒后会不会留下甜蜜的微笑。
    “我恰好来福州出差,顺便来看看你。钟爱一生,没预先告诉你,没生气吧,咯咯。”她有点调皮地对着我笑,那双秋水般的美眸让我头脑一片空白。
    当虚幻的理想一下子摆在现实生活中,我只是手足无措。
    “……”
    “怎么不说话,同同好吗?又高了吧,上次你说他才1。20做车还不用打票呢。我还给他带了礼物呢,咯咯。”她笑的时候真是很迷人。
    “……恩,高了,高了……”我吞吞吐吐的,我不知道花原来真的陷的这么深了。
    我们坐在上岛咖啡里,室内流淌着瑞士乐团班得瑞的抒情音乐,她笑的如同花一样艳丽,我却闷头把玩着调咖啡的调羹,一圈一圈,杯子里就出现阴郁的旋涡,仿佛要把我涡卷进去。
    ”你好年轻哦,咯咯。”她主动打开话题。
    “恩……”
    在随意地闲谈了几句后,我轻轻啜了口咖啡,
    “对了,钟爱,我想看看同同,可以吗?”她突然轻轻地问我。
    那口浓郁的咖啡就噎着了我。她纯洁的目光望着我期待我的回答,却好像在穿透我的灵魂。
    要我怎么说出口呢?我头脑里一片混杂。
    说我的儿子去乡下见奶奶了,说我只是个擅长编造的写手,说我只是玩玩而已,说我们只是一场并不美丽的游戏,说我只是为了发泄我对女人的不满?说我只是为了报复女人给我的伤害?……乱七八糟的,然而当我再次和她诚恳的杏目对视时,我发现我再也无法欺骗她了。
    我未泯的良知再不允许我继续向眼前这位天使般的女孩隐瞒事实,我只能说出真相。
    我双手紧紧捧住咖啡,盯着杯子里虚伪的眼睛,那一对闪烁闪烁咋明咋灭的。
    “花,对不起”
    我尽量用简单的,轻松的,无所谓的语气坦白了一切。
    一切,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谎言,都是欺骗。
    一切艺术都是虚伪的。我悄悄安慰自己。
    沉默良久,我抬头偷偷觑了她一下,她咬紧了徐丹般的嘴唇,蛾眉紧蔟,她挺翘的鼻子一翕一合的,玉面笼愁,瘦削的肩膀还微微地颤抖着。
    我无话可说,事已至此,我甚至还在埋怨她不该来看我,我们只要保持柏拉图式的爱情不是更美满吗?
    “钟爱,你看我,看着我的眼睛。”她用发颤的声音要求我。
    我的心顿时狠狠的抽了一下,我突然也觉得鼻子酸酸的,一种难受得窒息的苦涩的感觉。
    我望着花通红的眼睛,她的泪水直在眼框里打转。
    我不由地垂下了头。
    她一定很伤心。她那幽怨的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剩下的我就只记得那杯阴郁的爱尔兰咖啡不挺地旋转,音乐已经换成了的伤感忧伤的神秘园。她没再说什么,那一双失落的秋水让我心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她静静地离开了。过了很久,我才清醒过来,手中的咖啡早就冰凉无味了,我的目光向门口追去,她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里。我只看到一只被室内光线吸引的寻找不到芬芳的蝴碟,可它发现这不是它理想的花园时也就轻轻地飞走了。
    窗外仍然是熙熙攘攘来往不息的芸芸众生麻木地穿梭着寻觅着。
    世纪末的情人节。


    我一个人惆怅无限地回到了公寓,打开电脑翻阅我和花的聊天记录。那么多的甜言蜜语,那么多的山盟海誓,可是,誓言本来就是打折的啊。她真的是投入了全心全意的感情,一个100%为爱认真的女人。而我,我头脑空白两眼发直地凝视着惨白的屏幕,我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华灯初上,新月如钩,群星争辉,我站在窗前仰望苍穹,突然想起花的资料介绍:如果有人爱上了在这亿万颗星星中独一无二的一株花,当他看着这些星星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语地说:‘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 的一颗星星上。
    待我再低头怅惘时,却发现自己早已是泪流满面。刹那间,我终于明白我真的是爱上花了。无可救药的爱让我虔诚地向夜空祈祷,可夜空却回赠我一枚划逝天际穿云破月的流星。
    楼下隐隐传来孟庭苇忧郁的唱腔“快乐情人节,情人不快乐,情人,情人节……”
    我的心再也控制不了我狂跳忏悔的心跳,我马上拨打花的手机,可她却一直关机。我急匆匆地赶到花住的宾馆,我向服务台的小姐咨询了所有的登记记录。我心急如焚,那小姐慢悠悠地找了一会,懒洋洋地对我说:“是有一位小姐早上来CHECK IN,可是她黄昏时就退房了,奇怪,可惜了一晚上的几百快啊……”我恍惚若失地回到了公寓,一切都太晚了,那一夜,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彻夜未眠烂醉如泥,那种心情和我以前失恋时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我感到酒精在燃烧我的内脏,然后清晰地听到里面有什么破碎的声音。
    那一夜,风清星灿,斯人憔悴。


    接连几天,我都没去上班,后来同事来看望我,还给我带了封信。
    我看到信封上熟悉的纤细优雅的字体兴奋不已,我一把丢掉酒瓶子,又连忙跑到卫生间拿香皂洗了洗手。这才又爱又怕地打开了那封信。素雅的信纸,一枝洁白的兰花,但那延伸的几根绿枝却仿佛把花撕了几道口子。
    “钟爱一生: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北归的列车。
    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受伤的男人,而你的文笔,你的深挚的感情都曾经那么地吸引着我,我听别人说,每朵花都有注定要等待来采颉的人。我就幻想过你会是呵护我一生,让我永不凋零的男人。可是……
    我出身在一个单身的家庭,我妈妈很早就去世了,我一直没有得到温馨的母爱,所以当我知道你还有个”儿子“的时候我就天真地想去找你,去你生活的城市和你,和我们的同同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我天真地想嫁给你,然后给同同最温暖的母爱。可是……
    我原来想过用一生去解读你的。可是……
    张先生,我明白网络和现实生活终究是不一样的。我只是个很傻的女人,我只是痴心不悔地爱着我的钟爱一生。
    谢谢你给了我曾经甜蜜的回忆和少女般的幻想。
    我记得你见到我时惊慌失措的眼神,我现在明白其中的原因了,我会把一切都忘记的,你有你的生活。
    祝你幸福。早日找到真正属于你的花。祝你幸福。
    我再不会去打扰你了。
    不见了,张先生(我深深爱过的钟爱一生)。
    解语花
    情人节黄昏
    结尾处一片斑驳的泪痕,两行热泪也从我迷芒的眼框里倾泄而出。
    我拾起酒瓶又是一阵狂饮……


    世纪末的情人节过去了,一夜之间,所有的花都枯萎了,爱情在落英缤纷的血腥里嚣张地飞。
    我再找不到我的花了。她永远地消失了,我生命里的流星划逝了。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现在只剩下我孑然一身继续斟酌我可耻的孤独。
    我也不写字了。我单身至今。
    我只是喜欢在每个风清星灿的夜晚,仰望星空,自言自语地喃喃道:
    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
    一定。

[2008年 5月10日 16 : 35]      评论:[0] | 浏览:[991]
  日 历 calendar
« 5月 2022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全 站 搜 索

  博 客 介 绍 
     专为中俄货运,中俄贸易,中俄合作,中俄招聘,服务的网站 QQ:22886433 ~ 13948430137
  文 章 分 类 
· 俄罗斯资讯 [103]
· 中俄贸易 [144]
· 资料讯息 [94]
· 中俄供求信息 [1]
· 俄罗斯留学/签证 [10]
· 俄语翻译 [3]
· 俄语学习 [9]
· 中俄货运 [42]
· 法规/海关/口岸 [73]
· 展会资讯 [15]
· 短篇小说 [330]
· 我的原创 [39]
· 综合资讯 [98]
· 站长留言 [1]
  最 新 发 表 
    俄企求购中国面粉
    2013莫斯科国际建筑展览会信息及招商事宜
    2013年俄罗斯莫斯科轻工纺织及设备展览会
    第22届莫斯科国际食品展将于2013年9月16日举行
    2013年俄罗斯国际电力展览会将于3月份在莫斯科举办
    2013年俄罗斯国际电力电工展览会
    2013年8月俄罗斯国际汽车及配件展览会
    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建材展览会
    2012年中俄贸易额创新高
    上海港出运集装箱登陆按以下方法查询———绝对强悍工具,货代必看!
    俄外交部:美国继续奉行加强反导建设方针
    130元/天急聘兼职网络信息回复员(适合在校学生在家待业人员兼职)
    SounetVIP急聘网络信息回复员,130元/天!适合在校学生在家待业人员
    3000元/月急聘兼职淘宝客服人员,适合在校学生在家待业人员兼职
    急聘兼职打字员(4000元/月适合在校学生在家待业人员兼职)
  文 章 归 档 
  最 新 回 复 
    w
    w
    w
    w
    w
    w
    we
    w
    俄罗斯人找工作
    上海译桥翻译有限公司
    北京宏华顺达货运代理有限公司(787库房)
    北京宏华顺达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房地产公司招聘
    房地产公司招聘俄罗斯女迎宾
    房地产公司招聘俄罗斯女迎宾
  我的连 接(已关闭) 
  博 客 统 计 
·
文章总数:895
·
评论总数:667
·
访问总数:1847284
   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