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咨讯
 域名:http://eluosi.blog.globalimporter.net/
 
  ·俄罗斯:记忆与遗忘

俄罗斯:记忆与遗忘  

经济观察报      

  进入秋天之后的北京一直处在忙乱的漩涡中,看不完的展览,听不完的演讲,应接不暇的各种表演,每个人都在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场活动。月底将在北京展览馆开幕的俄罗斯文化节,就是寒冬到来之前秋季社交潮最后的盛大活动之一。文化节主办方中国对外演出公司说,他们的观众市场是“那些四五十岁、有‘俄罗斯情结’的人。”  

  中年人和白发老者或许会热切地坐在台下等待红色帷幔拉开,借助于他们熟悉的音乐和舞蹈形式,完成一趟以青春为目的地的回忆之旅,但在那些凝神观望的面孔当中,我们能够发现多少张年轻的脸庞,这还是一个疑问。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接受俄罗斯文化影响的一代人正在老去,而他们的记忆却没能得以延续。  

  在俄罗斯文化对中国的影响这个问题上,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罕见的分裂,人群分化为两极,一端是前所未有的狂热,另一端则是毫无所知的空白,上代人的狂热与这代人的空白、对传统俄罗斯的狂热和当代俄罗斯的空白,滋味莫辨地交织在一起……  

  “俄文的一代”  

  有人把深受俄罗斯文化影响的一代人称为“俄文的一代”。他们的青春期大多是听着苏联歌曲、看着苏联电影度过的,小学时兴致勃勃地排练苏联话剧,中学时站在操场上含泪倾听卓娅和舒拉的母亲来华演讲,白桦林与俄罗斯的广袤大地是最具异国情调的想象,而俄文则是学校里的必修课。  

  “在中国50—60年代前后的中国青年们,对于俄罗斯的民族文化,有着浓浓的个人情结。当年的讲俄语就像今天的讲英文一样,是整个社会的时尚,俄罗斯的文学、芭蕾、脍炙人口的歌曲,甚至俄国菜,已成为他们一生的至爱。然而时代在变,许多曾经深刻的记忆已渐渐模糊,甚至缺失,当保尔•柯察金也已变得渐渐陌生的时候,我们的‘俄文一代’却依然记取着那个年月的种种光荣与梦想……”  

  那是一个全民学苏的年代,“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有拖拉机的农业和大工厂是中国人可以描绘的幸福前景。经济强大、文化悠久的苏联成为一处梦想之邦,幸运的人,到苏联去留学。从1950年到60年代初,中国向苏联派遣了上万名留学生,他们大多数都在苏联待了四、五年之久,养成对俄罗斯终身的文化依恋。  

  欧美同学会,1913年由顾维钧创立的归国留学生组织,建国后成立了留苏分会,现任分会长是前地质部部长朱训。留苏分会人数众多,单是经常参加活动的在北京就有3000多人,他们每个月都有固定活动,除此以外,春节在政协礼堂还有一次大的聚会,年年如此。在礼堂里观看俄罗斯原声电影是聚会的保留节目,有时还会放映/毛/泽/东1958年在苏联接见中国留学生时那一段著名的演讲:“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社科院研究员黄柯可正是中苏关系恶化前最后一批公派的留苏学生之一。她在60年代初通过当时北京外国语学院留苏预备部的选拔,来到莫斯科学习。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王潼博士,当时也在莫斯科大学攻读物理学硕士学位。回忆起留苏生活,当年那种浓郁的文化氛围仍是他俩难以磨灭的印象。  

  “那时的苏联是一个有文化、有教养、有情操的社会。虽然他们生活并不见得很富裕,但整个民族的精神状态却仍然值得我们现在回忆。”每一个俄罗斯人几乎都会弹一点钢琴,会画两笔水彩画,俄罗斯的孩子从小就被父母带着去欣赏芭蕾舞、歌剧,去参观博物馆,每个孩子几乎都学过艺术体操,仅仅是作为个人爱好。生活细节处处折射出俄罗斯文化的质朴与大气,在莫斯科街上等公交车,再挤的车来了,人们也都排着队,一个接一个上车,没有人在旁边管。排队时男人一定让女人排在前面。座位也是一定要让给女人,不管让座的男人是年轻人还是老人。到了“三八”妇女节那天,男人全都在车厢里站着,即使有座位也不会去坐。  
 
 
 
  在这样的环境感染下,没有人抗拒得了俄罗斯的文化魅力。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的礼堂里常常有国际钢琴比赛,随手推门进去坐下,就能从头听到尾。青春岁月的标识物是列夫•托尔斯泰或拉赫玛尼洛夫的名字,画廊和艺术博物馆是两人最常流连的地方,在列宁格勒看《睡美人》和在莫斯科看《天鹅湖》则成为念念不忘的往事。王潼博士回忆道,虽然他在苏联学的是理科,却能够以俄文背诵出普希金的诗歌,直到现在,四十多年过去了,当会见俄罗斯来的客人时,他仍能完整地背出《叶甫盖尼•奥涅金》的优美原文。  

  深受俄罗斯文化影响的不只是留苏学生,它也几乎是国内大众能够接触到的惟一外来文化。在50年代的北京,西单、东单等繁华地段的拐角处贴满了苏联电影的海报,上海译制厂和长春译制厂引进翻译的也全是苏联片。那时只要一提到瓦西里的著名台词,人人都能脱口而出:“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陈逸飞后来回忆60年代初他的少年生活时说,俄罗斯电影甚至让他一度想学电影专业:“中学时我家旁边有个电影院叫曙光电影院,专门放映俄罗斯纪录片。我那时一天仅有的零用钱,也就是5分钱到1角钱,都用来买电影票了。”  

  俄罗斯文化造就了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却也是封闭年代中别无他法的选择。当大门重新开放,俄罗斯就成为被下一代人抛落身后的记忆之物,任时光流逝,它的形象却似永久不变。  

  新俄罗斯  

  从60年代初期中苏关系恶化到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中国与俄罗斯隔绝了近三十年。这三十年的时间是一片无法弥补的空白,苏联的解体更使得任何弥补空白的努力都徒劳地陷入混乱。当在俄罗斯文化影响下成长的一代人终于去到俄罗斯时,他们才忽然发现,时间自顾自地向前走,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从未预期过的陌生的俄罗斯。  

  一位多年研究俄罗斯文学的学者访俄归来后写道:“……多次到中国演出的亚历山大红旗歌舞团表演的节目在俄罗斯是找不到舞台的,《喀秋莎》的歌声除了‘人民电台’而外,在哪里也听不到——可那是一间小电台,到了晚上该频率就转给了一家宗教电台。我想找到一张有《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或《五月的原野》之类歌曲的CD,跑遍了莫斯科和彼得堡的音像商店,终究无功而返……我的浓浓的‘苏联情结’在2001年的俄罗斯已经无所寄托……”  

  想象的俄罗斯轰然化为尘埃,但是否有人关心另一种俄罗斯的存在?一个真实的、未被一厢情愿的回忆遮蔽的当代俄罗斯。  

  例如电影。尽管俄罗斯电影业在苏联解体后因缺少政府资助举步维艰,年出品量萎缩至不足原先的二成,但是这个“诗的国家”从来就不缺乏艺术巨匠。在近年来仍有佳作呈现的名导演中,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无疑是最受瞩目的一位。1995年米哈尔科夫自编自导自演的《烈日灼人》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和戛纳评委特别奖,影片回到遥远的1936年政治大清洗,个人幸福和价值轻易地被时代车轮碾得粉碎,这是“一个所有的人都被太阳燃烧、所有的人在绝对的光明下失去信仰和视力的寓言”。1999年,米哈尔科夫完成了耗资4600万美元、以爱情线索贯穿始终的史诗巨片《西伯利亚理发师》,影片首映设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议会厅,受邀出席的包括国家领导人,其规模之大,在俄罗斯从来未有。  

  1997年的《小偷》同样担负着对历史的沉思,在50年代的苏联,6岁的小男孩和母亲遇到了冒充军官的小偷,母亲爱上了小偷,小男孩从一开始不信任到后来也接受了小偷,他冲着小偷喊了“爸爸”,可是,到头来小偷却背叛了他……似有所指的历史隐喻令影片显得沉重而悲伤,值得一提的是,本片导演巴维尔•丘赫莱依的父亲正是《士兵之歌》的导演老丘赫莱依,1959年拍摄的《士兵之歌》清纯美好,有着民谣般的质朴,成为苏联电影的巅峰之作。  

  近年来俄罗斯电影在各大电影节上备受关注,2002年的《俄罗斯方舟》尽管没有得到任何奖项,却引起了巨大反响。整部电影由一个镜头完成,导演索科洛夫用高清晰度数码摄影机没有间断地拍摄了90分钟,将长镜头美学发挥到了极致,其惊人的掌控能力和实验野心让人对俄罗斯“诗电影”的未来充满向往。  
   
 
  今年9月的威尼斯电影节,俄年轻导演安德烈•日瓦金采夫的《归来》获得了最佳影片金狮奖,评论者形容此片拥有“诗意的画面、冷凝的气氛与悲伤的故事”,而这仅仅是他的处女作。  

  ——可惜的是,这些俄罗斯电影至今仍无缘被中国引进公映。  

  音乐方面也是如此,等到这两年出了个“t.A.T.u”,我们才猛然发现,原来俄罗斯不只有交响乐、古典芭蕾或是苏联民歌,也有现代音乐。事实上,俄罗斯的流行音乐已经相当成熟,很多人和西方一样追随电子乐潮流,像“t.A.T.u”,也有搞重金属摇滚的,还有人做一些很另类的音乐类型,表现形式上都跟西方流行乐毫无差别。  

  70年代的先驱者弗拉基米尔•维索斯基带动了苏联文化审美的转变,从摇滚乐、民谣、现代舞到话剧,他都有过重要贡献。被人与鲍勃•迪伦相提并论的维索斯基首先是个诗人,其次才是歌手和演员,他的几十本歌词集实际上是被人们当作诗集收藏的,“维索斯基是谁?就是那个用他的诗和歌曲帮助我们活下去的人。”这是维索斯基纪念网站上的第一句话,也是对一位诗人、一位歌手的最高赞誉。  

  70、80年代红极一时的安拉•普加乔娃可称得上是俄罗斯流行乐坛天后级人物,她出道时已经年过三十,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演唱,她唱过的《我吻了你》、《年轻人》等歌曲都在俄罗斯家喻户晓。80年代末出现了苏联第一支创作和演唱英文歌曲的摇滚乐队,叫做“高尔基公园”,它也是第一支打入美国流行音乐排行榜的东欧乐队,后来90年代初解散了。  

  更不可低估的是俄罗斯民间乐队的实力水平。80年代初苏联的一批街头艺人曾被拉到录音室里做了一张唱片,叫做《苏维埃爵士乐》,里面每一位艺人都没什么名气,但整体水平令人惊异。多年后乐评人王阳买到了这张专辑,当他拿给日本朋友听的时候,日本人吓了一跳:“俄罗斯还有这么好的爵士乐?”  

  在俄罗斯现代音乐发展史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的,是苏联一家、也是惟一的一家唱片公司:МЕЛОДИЯ(旋律唱片公司)。王阳在他的文章里提到:“在文化资讯并不发达的社会主义苏维埃国家里,‘旋律’承受着所有外来音乐的引进任务和发展民族唱片工业的重担。70年代里穿着喇叭裤和紧身衬衣的苏联人能够听到诸如‘甲壳虫’、‘感恩而死’等西方顶尖乐队的声音,全要归功于‘旋律’的不懈努力。苏联著名诗人歌手弗拉基米尔•维索斯基的全部现场录音都收录在‘旋律’的唱片里,把声音留给了在他死后依然怀念他的人们。”  

  不仅是弗拉基米尔•维索斯基,不仅是t.A.T.u,“作为音乐大国的俄罗斯仍然有着富于创造力的现代流行乐坛:美艳的阿尔素、民谣歌手赞菲拉、说唱歌手杰茨尔、唱作俱佳的安冉里卡……”只是,在哪里能够找得到他们,这是一个问题。  

  音乐基本上只能从网络下载MP3,但是得上俄文网站。电影院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俄罗斯电影了,音像店里肯定找不到俄罗斯片子,从盗版市场上也得披沙拣金似的淘回来,像“雕刻时光”这样的小众放映场所也许倒是偶尔能看两场,但也仅限于安德列•塔科夫斯基这样的大师作品。  

  如果对俄语一窍不通,也不是专业级的“影痴”,几乎就没有任何接触俄罗斯当代文化的机会。  

  从这一点来说,这次俄罗斯文化节不是没有缺憾的。尽管请来了俄罗斯国宝级的民间舞蹈团,请来了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获奖者和众多功勋艺术家,但我们仍希望看到更多的当代俄罗斯艺术。理想文化节的构成除了今年的俄罗斯文化节的传统歌舞和音乐演出外,也许可以加上一场爵士乐音乐会、一个图书展、一个当代电影周……  

  结尾  

  10月底的北京开始回暖,有点小阳春的意思了。阳光灿烂的午后,我穿过一片安静的小区,一个少年踩着滑板嗖地一下从我身边溜过去,我只来得及看见他的背影——染黄的头发,肥大的裤子,墨绿色的背囊迅速化成一个小黑点。  

  路边有人在处理去年的过期时尚杂志,一本一本摊开都是加里阿诺式的俄罗斯风,大量的宝石镶缀,蝶形状的扣章装饰,精细华丽的手工刺绣,金丝线压天鹅绒的套装,毛茸茸的帽子。  

  被彻底遗忘,还是沦为装饰性符号?面对俄罗斯文化,这是一个时代的错失怅惘,一个民族与另一个民族擦肩而过……  
 
 

[2007年 11月4日 16 : 50]      评论:[0] | 浏览:[2461]
  日 历 calendar
« 7月 202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全 站 搜 索

  博 客 介 绍 
     为企业提供潜在俄罗斯客户联络方式及经营企业俄语网站服务
  文 章 分 类 
· 翻译理论与市场 [65]
· 俄语人才库 [4]
· 俄语翻译薪资一览 [1]
· 我的原创 [24]
· 俄罗斯地图 [22]
· 中国,独联体使馆/领馆 [16]
· 俄语翻译招聘信息 [261]
· 俄语学习 [100]
· 苏俄文学 [80]
· 中俄贸易 [111]
· 俄罗斯留学/签证 [46]
· 法规/海关/货代 [58]
· 俄罗斯油画 [48]
· 苏俄时事/逸闻 [142]
· 俄罗斯散记精选 [77]
· 俄罗斯图片集锦 [42]
· новости [80]
· стихи [32]
· 俄语漫画与幽默 [41]
· 综合咨讯 [149]
· 供需留言 [6]
· 开发俄罗斯市场 [26]
  最 新 发 表 
    不是证明的证明
    客货运代理,哈巴罗夫斯克专线
    俄罗斯十大趣闻把你乐翻
    俄年轻人流行俗语
    中国驻俄外交官员:中俄贸易已到关键转型时期
    требуется менеджер со знанием кита
    《灵魂的归宿-俄罗斯墓园文化》赏析
    俄罗斯黑手党老大之死:地下王国面临重新洗牌
    Нужны синхронные переводчики
    整个俄罗斯都悲痛了
    外国公民在俄罗斯联邦法律地位法(摘)
    2007中俄贸易:六大特点四大问题
    俄罗斯经济常规规划的趋势和基础分析
    北京盛博富美热能设备有限公司
    俄罗斯地区电力批发市场的改革
    在俄罗斯学医经历
    招聘俄语翻译信息
    红色莫斯科的蓝色调
    俄罗斯主权民主概念
    俄罗斯市场状况总评估
    招聘俄语项目经理
    俄语笑话
    鞋帽类词汇
    赤塔
    招聘俄语翻译信息
    对外国公民在俄逗留及居留进行监督
    俄罗斯面对反导部署
    俄罗斯文学的一个残章
    浙江绿茶开发俄罗斯市场研究报告
    俄语翻译招聘信息
    雅宝路:俄罗斯商人的北京起点
    俄语称呼语的特点
    俄罗斯反倾销法规
    想起了恰达耶夫
    Олимпийский огонь "пошел по рукам"
    俄语翻译招聘信息
    БАЛЛАДА О ПРОКУРЕННОМ ВАГОНЕ
    智者、贵族与少女
    如何开拓俄罗斯市场
    招聘俄语翻译信息
  文 章 归 档 
  最 新 回 复 
    金融与信贷(本科)
    涉俄语国家的律师事务
    海南俄语翻译
    求救
    求助
    寻求俄罗斯临时翻译
    哈尔滨的俄语翻译,可兼职网上翻译
    求助,急急急!
    FNH STONE TOOLS
    求中国政府拯救那些受同胞摧残的中国打工者
    求助!!!
    Unilebevable how wel
    俄罗斯萨哈林黑心老板崔百灵仰仗萨哈林同盟会【又名 萨哈林商会】
    中国打工者,悲惨萨哈林
    出国劳务 悲惨俄罗斯之中国人在萨哈林
    求救
    中亚俄罗斯运输专业货代
    俄语母语兼职笔译
    俄语母语兼职笔译
    w
    w
    hello
    hello
    Местный Переводчик в Жэньчжэне, Ше
    w
    w
    w
    w
    w
    w
    招莫斯科兼职俄语翻译
    w
    i love you
    w
    W
    W
    您就不能删除这个吗
    w
    w
    w
  我的连 接(已关闭) 
  博 客 统 计 
·
文章总数:1501
·
评论总数:8356
·
访问总数:6448573
   管理入口